路一直都在,和一个人的旅途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11-06

那段视频的音质并不是那样的完美无瑕,但我仍旧不想让我的视线离开。
或许他真的已经开始变得苍老了,不修边幅的脸上仍可隐隐约约看见新生的胡茬,没有打理和造型的头发,一件墨绿色的风衣,一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仔裤,一双白色的鞋子,还有他那永远也离不开的帽子。
在这场歌友会上,他一共唱了六首歌:Radio In My Heart,生如夏花,La Perte,Colorful days,白桦林,那些花儿。最后两首歌曲的大合唱让我心酸不已,而那些花儿唱起时主办方加入的累赘似的舞蹈演员的表演,却让我无奈。
豁然想起那天,在电波中,阿鹏读出的那一封来自八年前的信,我知道信中的他指的是朴树,我也知道信中所描述的那个鼓浪屿,只是永远不会知道那间叫做“时光”的网吧,那个永远也不会知道姓名的老板和那个已经离开他的姑娘。
我会熟练的用纸巾擦干微红的双眼,但是我绝对不会再像小时候一样勇敢的用袖子擦眼泪。如同我依旧会听朴树,但我却怎么也回不到《生如夏花》这本专辑刚刚诞生的时光了。
那个人在信中这样写到:他对网吧的老板说“分别是为了重逢。”,而那个老板在锁好网吧的门之后沉沉的说“有的分别永远不会重逢。”
在那天的节目过后,我在MP3里放入了那天单独截出的关于那封信的一段录播,然后就是朴树的那首旅途。
我不再像从前一样,傻傻的去回忆那些逝去的并且永远不能再复返的时光。我只是静静的听他的声音,净化我的心灵,也许这并没有百分之百的功效,但,至少,我明白我曾那样单纯无暇过。
我并不是从一开始便熟知他,也并不是从第一张专辑而真的想要了解他,如同每个人一样,第一首听到关于他的歌曲,也是那首过耳不忘和竟连天后王菲也钟爱不已的那些花儿。于是我总是遗憾,因为我想,我错过了他的最初。
四年前,当他唱着Colorful days重回我们面前时,我终于可以渐渐的接近他,然后喜爱他。那并不是一段我们想回去却永远回不去的时光,而是一段我们永远也无法再现的时光,是一段我们注定都回不去的时光。就连回忆都变得如此奢侈。
每一次和家人出车旅行,我总是带着他的声音,从卡带,到CD,到MP3。我始终相信,我们的旅途中无法遗失他的声音,在如此荒乱不已的环境中,我们关上心扉,只留着他的声音。我们不想去想任何变化,因为我们终将失去年幼的无知和委屈时落泪的原因。
我从不把他和任何人相比较,因为我知道,他们无法与我心目中的他比较,他们永远也不能超越我心目中的他,永远不能。而这种感触,是那些喜欢周杰伦和喜欢蔡依林的人永远,将永远不能体会的。
他从来不是我的偶像,因为我会天真的对每个人说,我家的小朴,是我家的。
他从来不是一件商品,即使曾经一段时间,我可以轻而易举的真实的触摸到他,但或许只有我明白,他的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于是我放弃了接近他的机会,依旧躲在角落里,静静的观望着他。
我已经渐渐习惯,从一天两天到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到一年两年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也不会感到意外,因为我已经习惯等待,即使他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即使这等待遥遥无期。
我们不需要用任何词语修饰他,不需要用任何心情修饰对他的钟爱,那些词语都太过于苍白,无法绽放出我们对他的爱。
正如我们手中的气球,再也找不到。
“这是个旅途,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在这条永远不归的路。”

《周末夜惊魂》逃不过了,十二声钟敲过,他又准时出现,逼近了我。我哭喊着:“上了五天班好不容易周末还要被你追杀,亲戚朋友都不管我,我到底做了什么你不放过我?”他无奈地看着我:“一、你没有工作。二、你没有亲戚朋友。三、你是鬼我是驱鬼师,这是我的工作。”

依然很坚持的记得当年唱 打得火热 或者 随意门 时代的陈胖子,时不时地的发发疯、装装傻、脱个裤子学个天王什么的,那时候真是年轻啊。一洗在华星时的不为人知,唱痴情缠绵的让人吐血的狗头主打歌的压抑。英皇时代的陈奕迅事业小有成绩,在一流与二流的歌手地位之间徘徊,贡献了绝对够分量的主打k歌,唱那首k歌之王也算是实至名归。香江乐坛的黄金年代即将闭幕,众人依旧陶醉在k歌的靡靡黑暗中漫舞,而等待大家的,却是一个谁也料想不到的整个华语乐坛的大萧条。

写在2008年12月

《浪费》“你好!知心热线,请说你的心事。”“初中那年在电视上看到她的那一刻起,我就爱上了她,很多年了,虽然知道她没可能爱上我,但我想对她说,我愿意用一生爱你,亦苦亦甜。”“今天打电话来,是想在这里表白么?”“嗯,是的,赤木晴子,我爱你!诶,主持人你干嘛挂我电话?”

连陈奕迅都变成熟男了,很难说时间不是最恐怖的编剧。

《思凡》队长他们放弃了舰队,迟迟不归,于是我被派到这个叫地球的行星调查。追寻无果,直到有天我在电影海报上意外地看到他们,原来他们已成了大明星。当然,我也找了份演员的工作,演的是雪某兰公司的概念产品,一款高性能无人驾驶车。嗯,是的,在地球,他们管我们叫“变形金刚”。

其实我喋喋不休的说这些,不过是想感慨下,陈奕迅真是遇到了最好又最坏的年代。而现在,我们才能听到这样一张,近似不怎么考虑市场的绝好专辑。

《诱》“你说,她是不是喜欢我?她看我的眼神,与看旁人不同。她换的那款洗发水,就是我最喜欢的香味,一定是她喜欢我。怎么办,她在诱惑我,我开始喜欢上她了。”“……你想太多了吧,别忘了你是个确诊的被爱妄想症患者。” (我是要把所有爱情小说都毁成精神病向的么……)

弹丸之地的香港首当其冲。市场太小了,四大天王老的老退的退,跳舞的跳不动了,走音的也没法再装什么舞曲天王,王菲伤玩了感情回北京继续自己的生活,郑秀文去演电影,陈慧琳,她最近居然还敢出专辑?玩独立的当然还在,只是再也没见达明唱出当年的辉煌。谁也没有精力去扶植什么新人,成本太高。当年在以上所有人的辉煌中顾影自怜的歌手们,才总算有了出头之日。其实这也算是一大特色,毕竟在这个吃青春饭的主流音乐界,年龄运气总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而像近十年来香港乐坛的大换血,主角们竟基本上都是唱尽沧桑的出道多年歌手,确实比较诡异,至少在海峡对面,现在的中流砥柱诸如周杰伦,孙燕姿,蔡依琳等等不都是00,01那几年井喷出来的当红炸子鸡吗。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路一直都在,和一个人的旅途

关键词: